狗万密码被锁定了
李德安——英雄出少年
2019-04-02 10:31:28

李德安


  李德安是闽西着名老红军、老党员,原福建省军区副司令员。他戎马一生,走南闯北干革命,为新中国的诞生,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他不但作战英勇,而且足智多谋,为革命立下了赫赫战功。而善于用计这个特点,从他刚参加革命时的两个小故事,就已经显现出来。

 智斗“大当家”

  1916年农历除夕,李德安出生在连城新泉良盟村一个农民家庭。那时,他家穷得叮当响,全部家产仅有3间破房和几件简单的农具。其父李官庆从小替人撑木船,常年累月来往于朋口至新泉之间的河道上;母亲杨凤莲负责耕种向地主家租来的几亩耕地,春夏秋冬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。

  李德安是吃野菜喝粥汤、滚着泥巴长大的,虽然长得瘦削,但骨架子却挺硬实。他六七岁就会跟着姐姐下地帮母亲干活,八九岁即跟着哥哥下河滩帮父亲拉纤。他性格倔强,皮肤晒得黑黝黝的,人们都昵称他“小铁汉”。

  1929年秋的一天,杨家坊一个地主的大当家、外号叫“恶狗八”的带领3个家丁闯进李德安家催收佃租。那天,他父亲、哥哥正出去帮人撑船。他母亲、姐姐见“恶狗八”等人来势汹汹,只好将收成的谷子全部挑出来交租。过秤之后,“恶狗八”拿出算盘“滴里搭拉”一打,立即嚷道:“连同往年拖欠的租和息,正好还差550斤。”杨凤莲实在没有办法了,只好哀求说:“杨大当家,我家的谷子确实已经挑完了,不信,你到仓里看看。所欠的这些谷子就请你宽容宽容,等我老公回来后再想想办法,行吗?”“恶狗八”是个认钱不认情的“冷血动物”,立即恶狠狠地说:“不行!没有谷子就得交钱,没有现钱就……”此时,他贼眼珠一转,正瞧见李德安赶着黄牛回来,“就把牛牵走!”

  牛是农民的宝贝。李德安赶回的这头大黄牛是与当地另3户农民合买的,李德安一家仅占一条牛腿。李德安一听“恶狗八”要将牛牵走,立即吆喝两声把牛赶上屋背后山。

  “恶狗八”见状,即带家丁追去。

  李德安见势不妙,一边赶牛一边想点子对付他们。当他走到一个拐弯处时,看见路边有2捆杉树枝柴,立即将它搬至小路上,并将捆柴的绳子解开,用它阻拦“恶狗八”等人的追赶。当他将牛赶到一口山塘边时,看见山塘口有条深沟,面上铺着一块木板过人。他急中生智,立即将木板挪开,让木板的一端虚架着。

  “恶狗八”等人好不容易才把两捆会刺伤手脚的杉树枝搬开。当他们赶到山塘口时,追在前面的家丁刚踩上虚架的木板就跌下了深沟,痛得哭爹喊娘。

  此时,“恶狗八”更加恼羞成怒,一边让两个家丁下沟营救失足家丁,一边声嘶力竭地大骂山塘对面的小孩李德安。

  “佛炎孜(李德安的乳名),你这臭小子,看你有多少鬼点子坑人!”

  “‘恶狗八’,你这老乌龟,你也不要仗势欺人!”

  “臭小子,你若不老实把牛牵过来,你就等着看我们怎样处置你!”

  “我这牛是四家人合买的,你敢牵去?你就不怕我们四家人一起来抽你的筋、剥你的皮?”

  “恶狗八”见舌战不过李德安,便与3个家丁分头爬坡跳沟追赶过去。李德安见势头不妙,又把牛牵回村里。一家丁追上李德安,上前抢着牛绳,李德安使出全身劲头与那家丁死死争夺。“恶狗八”见李德安使劲拉着牛绳,上前踢了李德安一脚。李德安自知寡不敌众,急忙大喊:“恶霸土匪抢牛了!恶霸土匪抢牛了!”刹那间,北田村数十名乡亲蜂拥而至,这个说情,那个劝架,更多的青年攥紧拳头行将上来。“恶狗八”等人才放弃“牵牛抵债”的念头,气呼呼地走了。

  李德安挨了“恶狗八”这一脚后,对旧社会人剥削人的本质有了新的认识。当晚,在其父亲的启发和哥哥、姐姐的鼓励和支持下,他报名参加了少先队。

  巧袭敌炮楼

  李德安参加少先队后,经常主动参加站岗放哨,主动为乡苏干部送通知。由于表现积极,当年11月就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,并被任命为少先队队长。

  这年冬,活动于连城南部的地方红军,为巩固和扩大革命根据地,经常主动寻找战机打击盘踞在根据地边界的地方反动民团。

  北田村的北邻是车田村,该村有一反动民团头目叫李春满。李春满有60多支长枪,豢养着六七十名兵痞,到处欺压百姓,鱼肉乡里。

  李春满有一幢宽敞的房子,围墙内还建有一座炮楼,外面一有风吹草动,他就令其“保安”人员登上炮楼窥视动静,持枪守卫。因此,这座土炮楼给我地方红军和赤卫队员的秘密活动带来了一定的威胁。

  农历9月的一天,乡赤卫队队长邱先满来找李德安,要他组织几名少先队员想办法烧掉李春满的炮楼,并认真严肃地对李德安说:“这是组织对你的考验,你一定要秘密执行!”

  李德安接受任务后,心里又高兴又有点紧张。高兴的是邱队长这么信任自己,好像自己也长大成人似的;紧张的是这任务并不简单,如果完成不了,不仅会给少先队丢脸,而且还会影响红军的行动计划。他经过一番思考之后,决定邀本村的李佛松、邱初吾、邱保发、李炳炎共同完成。

  李德安向佛松、炳炎传达了邱队长的指示后,3人装成拔兔草的样子走到车田村,慢慢靠近李春满家的土炮楼进行实地侦察。

  李春满家的炮楼是方形的,外墙用砂灰粉壁,墙脚用石块垒砌,有一尺左右。炮楼分两层,上层东南西北都开有抢眼,下层只有靠南一侧挖了一个像砖块大小的小窗户,离地面约有6尺高。李德安乘人不备,叫李佛松等伙伴们把他垫起观察,底层堆有稻草、干柴,是个杂物间。楼板是用木板铺的。

  侦察完毕,李德安即与佛松、初吾、保发、炳炎溜到炮楼前不远的河滩,共商秘密烧毁炮楼的方案。

  李佛松是个急性子,率先提议:“我们用松光火从底层窗口丢进去!”

  李德安赶忙说:“不行不行!在窗外点起明火很容易被人发现!”

  李炳炎建议:“晚上,我们架梯子爬墙进去,然后再摸进炮楼。”

  李德安想了想说:“这也不行。晚上扛梯子会被人发觉。再说,即使爬墙进去,炮楼没开门,也难完成任务。”

  “那你说怎办?”佛松等伙伴们异口同声地问德安。

  李德安又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,便说:“我看,我们都回去再想想。请记住,行动一定要很秘密,绝不能把邱队长交给我们的任务告诉别人。”

  当天晚上,李德安为如何巧袭炮楼一事辗转难眠。他想了好几个方案都自我否定,直至深夜,才决定如此这般。

  第二天,他早早起来,带了一根小铁棒穿过浓浓晨雾来到李春满家土炮楼下。他又摸又瞧,最后选准一处墙脚,用小铁棒朝一石缝慢慢捅着,好不容易把其中一个小石块捅下。然后,他将捅出墙外的砂灰扒掉,将小石块放回原位,便溜回家中。接着,他悄悄地告诉佛松、初吾、保发、炳炎,已经有办法了。

  当天晚上,他同佛松等伙伴们一起行动,叫炳炎等人在炮楼外边放哨,他跟佛松两人轮流,继续捅那石缝,直到将墙捅开,用小铁棒捅进去可感触到炮楼底层的稻草为止。然后再清理“战场”,把小石块掩盖回原位。

  第三天上午9点多钟,正在河边放牛的李德安获悉反动民团头目李春满率民团向南进犯,立即把牛栓在一处草坝,回家带上事先准备好的棉团(沾有茶油的)和父亲抽水烟筒点火用的草纸,叫李佛松提只装有木炭火的火笼,并邀初吾、保发等人故意慢悠悠地走到炮楼下。他们蹲在事先挖好墙洞的地方,撬开小石头。接着一人作掩护,一人用草纸点燃扎在木棒上的棉团,迅速塞进炮楼。然后再将撬出的石头掩盖好。这一过程办得十分利索,前后不到2分钟就把炮楼底层的稻草点燃了。事后,李德安等人随即走到河边,沿河滩返回村里。

  当李德安等人返回北田村后,李春满家的炮楼已冒出滚滚浓烟,火势越来越旺,车田村也没有一人出来救火。等李春满获悉自家炮楼着火,赶忙回家灭火时,土炮楼已烧得仅剩一个空壳。

  李春满当即下令要追查纵火者,可谁也不知道实情,只好自认倒霉。直到李德安等人第二年离开家乡参加红军后,真实的内幕才渐渐传开。知情者无不夸奖:李德安是个有勇有谋的好青年。